看台灣如何賣力「示範演出」

文/鄭文嵐

去年520台灣陷入三級警戒「半封城」的困境,今年520的疫情大爆發更是讓台灣衝到「世界No.1」,(儘管有人猜測確診人數會「破十萬」,以送給蔡英文一個「慶祝行情」,但在指揮中心的「神操作」之下,確診人數與昨天相比「不升反降」,從九萬多硬「拉回」到八萬多),但在「新台灣模式」的加持下,政府一副「老神在在」的態度應對,只是在這個本該綠營歡欣鼓舞舉黨同慶的日子,卻也不敢太張揚以增民怨,所以連著二年「低調再低調」,刻意去「淡化」這個日子;蔡總統的個人行程則到新竹,由愛將林智堅陪同「刻意安排」參觀「居家照護關懷中心」,(畢竟這些樣板可以事先安排,不會面臨陳時中巡視北榮被嗆下台的尷尬場面,不然以這波疫情延燒的情況,她是否該到重災區的新北市巡視才「合理」?)

古時皇帝不乏因天災巨變而「下詔罪己」的先例,漢文帝首開先河,於罪己詔中明言:「間者數年比不登,又有水旱疾疫之災,朕甚憂之。愚而不明,未達其咎。意者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所過與?」,對照台灣目前的狀況,民眾因海嘯般的疫情襲來,加上抗疫的「超前部署」ㄧㄧ破功,還有防疫措施的「朝令夕改」讓民眾難以適從,所以社會民心惶惑不安已是不爭的事實,舉凡一個「民之所欲常在我心」的官員,都該憚精竭慮以解民之倒懸才是,但是在台灣這個「民選獨裁」的政府底下,不但上位者充耳不聞,主事者更是傲慢自大,透過側翼的洗腦掩飾,以及網軍的出征打壓,反對的聲音僅能在自媒體的「小眾」間流傳,大眾媒體已幾乎「集體噤聲」,(想想日前小黃司機到衛福部抗議的場面,有哪家媒體「敢」轉播?)過去遇到「天災」一國之君還會想到「罪己」,而台灣現在的困境絕對「人禍」的因素居多,此時國家領導人不是更該深切反省?更該內疚罪己?但事實證明,我們的期待都只是空想,因為自蔡英文以下,他們根本不把民眾的生命當一回事。

相信已經沒有幾個人記得2020年12月12日,那天三立電視台與Discovery製作團隊合作製作的「台灣戰疫全記錄」發佈,(這筆大外宣的支出一定「所費不貲」),在首映記者會上蔡總統是如何的「志得意滿」,曾幾何時那時引以自豪守到「九局下半」的戰果,卻在去年五月的首波疫情爆發而破功,到今年疫情呈「指數級」的成長,此時她已經「完全無感」,(馬斯克說美國真正的總統不是拜登而是「控制提詞機」的人,這點我們的蔡總統絕對是不遑多讓,所以她曾「讀」過什麼,她恐怕是一點印象也沒有,否則怎會有「謙卑謙卑再謙卑」、「勞工是心裡最軟的一塊」這樣的「笑話」流傳下來),即便當前疫情如此嚴峻,她依然如「神隱小英」,仍不願與國人一起面對,就算「承諾」五月可以取得一億劑快篩,這樣的訊息也要靠錄影播放,(只是五月已經過了三分之二,但一億劑的量能「到位」嗎?)有這樣「不願負責」的長官,難怪陳時中可以有恃無恐,當確診破二萬,面對外界質疑的聲浪,他直接甩鍋給病毒,他說「要怪就怪病毒吧!」,然後隨著疫情急遽升高,在確診破八萬時,他又冒出「不篩就不會被確診」這樣的金句來,對國內的疫情他束手無策,但在WHA召開在即,他還有空投書土耳其媒體,宣揚台灣的防疫策略與成果,(這部分不是早被時代雜誌說是「吹牛皮」了嗎?)並大言不慚地說「台灣在抗疫過程中幫助了世界,並且願意持續提供幫助」,(我實在「孤陋寡聞」,除了「捐贈」一點點口罩外,實在不知道台灣曾為世界抗疫做了什麼「貢獻」),前幾天紐約時報的大外宣又出現「TAIWAN  can  help」的字眼,在台灣連續幾天確診人數衝到「世界第一名」的當前,這樣的「廣告」實在格外諷刺;蘇貞昌當然也要「刷存在感」,在520前夕他細數「政績」就提到:「這二年新冠肺炎疫情,台灣守得最好,獲世界肯定」,在被一些「國家隊」輪流蹂躪的民眾看來,台灣的防疫是「除了不缺口水之外,其他什麼都缺」,怎麼還好意思說「守得好」?而被國家「強迫排隊」已夠嘔,還得看著指揮中心護著「綠友友」的公司(如高端、福又達、高登等等)大發國難財,無怪乎柯P都要發出「你們會有報應」的感慨。

光看前面所述就可看出台灣防疫「示範演出」的梗概,但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又再添一筆,他為了替神隱的主子擦脂抹粉,竟說其實蔡總統「非常關心」疫情,他一天都要接到蔡總統十通以上的「奪命連環call」,只是關心的內容竟然是「現在還有人排隊買快篩嗎?」諸如此類「超智障」的詢問,難道這就是台灣最高領導人關心疫情發展的「極致演出」?

(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