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才是「正統」?

 文/鄭文嵐

 光輝的十月,過去台海兩岸是「一國二制各自解讀」,中華人民共和國慶祝他們的國慶,還有十一長假可以休可以玩,台灣以往也會盛大慶祝雙十國慶,但在綠營執政這些年,這種歡慶的味道愈來愈淡,還刻意要淡化「中華民國」的圖騰;不料就在雙十國慶前夕,對岸竟然「高調」召開「辛亥革命110週年紀念大會」,習近平也發表重要講話,其中對統一的宣示,對外力的警告、對台獨的痛斥,除在場與會者響起持續十幾秒的熱烈掌聲,也讓美日等國更清楚「紅線」所在,當然也讓台灣的府院都無法「保持沈默」,蔡英文透過發言人講那些「民主共和對威權專制」的陳腔濫調,完全無關痛癢,倒是蘇院長的回應卻令人發噱,他竟然替「中華民國」與「中國國民黨」喊冤,說「辛亥革命是國民黨的功勞,創建的是中華民國」,習近平何必要「掠人之美」?(這口吻似是國民黨剛出爐的「回鍋主席」朱立倫該講的,怎麼蘇院長當起朱的發言人來了?)乍聽之下他的話似乎不無道理,但這其實是缺乏「歷史觀」的說法,中國共產黨是在這十年後才成立的,不過許多日後共產黨的重要幹部(如周恩來),當時都和國民黨「關係匪淺」,甚至根本就是國民黨員,畢竟國際蘇維埃也是1917年蘇聯十月紅色革命之後才展開的,所以在中華民國成立後,還有「聯俄容共」以共抗北洋軍閥的時期,是日後蔣中正幾次清共剿共,國共兩黨才變得「水火不容」,所以當前中國奉孫中山為正朔,稱其為民族偉人,誰曰不宜?(如果要按蘇貞昌的邏輯,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問:民進黨成立於1986年,離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已約四十年,這關民進黨什麼事?怎麼每一年都要出來收割二二八的「邊際效果」?)

重點不是誰才是「正統」,而是爭到「正統」之後要做什麼?以習近平的立場是為「統一」張本,因為不管國民黨或共產黨,不論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,其先驅先烈都曾在推翻滿清帝制、剿平軍閥割據、抵禦日本強權中做過貢獻、付出生命,即便因「理念不合」以致「兄弟鬩牆」,但畢竟民族的血脈相連,「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產生,必將隨民族復興而解決」,所以雖然不違「和平統一」的基調,但強調尊重「一國二制」、承認「九二共識」,在此前提下他對台獨勢力提出嚴厲批判,說「台獨分裂是祖國統一的最大障礙」,並直言「凡是數典忘祖、背叛祖國、分裂國家的人,從來沒有好下場,必將受到人民唾棄與歷史的審判」,並對外國勢力的「企圖介入」,提出強烈警告: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,不容任何外來干涉,並說任何人都不應低估中國維護主權與領土完整的「堅強決心、堅定意志、強大能力」,而其具體展現該是針對美國為首的六國海軍軍演,派出準作戰編隊的機群反制,(十月四日更創下一天56架次的空前紀錄),偏偏美國海狼級最強核潛艇康乃狄克號,卻在南海因撞及「不明物體」而受損,雙方氣勢消長呈明顯對比;而此時中國推出抗美援朝的愛國影片《長津湖》,短短數天票房已超過三十億人民幣,不但破影史的紀錄,更激起民眾高昂的愛國熱情;國防實力的大幅提升,以及高漲的民氣可用,對習近平的「示警」,還有誰敢輕忽?

台灣在民進黨喊了太多次「狼來了」之後,民眾對來自對岸的威脅似乎已麻木,對「56架共機擾台」的關注竟比不上一個「網紅龍龍」的八卦事件,真是「七月半鴨不知死活」,別說金融時報曾說「台灣是地表最危險的地區」,連國防部長邱國正也承認當前是他從軍四十年來「情勢最嚴峻」的時刻,但台灣也只能「採取防護作為,沒有攻擊計畫」,至於「因應」這情勢,軍購從「公務預算」變成「特別預算」後,「單價暴增」(號稱航母殺手的塔江艦一艘就暴增超過八億元)且「不受監督」,這背後的「貓膩」豈足為一般民眾道也?(想想拉法葉的「陳年往事」,就知道其中有多大「上下其手」的空間),但即使這些武器買了、這些錢花了,能換來台灣的「安全」嗎?我看絕對沒有人敢「掛保證」;就當行政院班班有冷氣的政策即將實現,教育部卻在電費上錙銖必較,(只補助5、6、9、10這四個月),試想若塔江艦「莫名其妙」增加的預算省下來,學生暑假是不是就不用揮汗上輔導課了?再想想蔡英文從馬英九手中接過政權,那時主張「兩岸維持現狀」,結果在自願充當美國的馬前卒,搞到現在「兵凶戰危」迫在眉睫,軍購特別預算更在美國「強求」下,幾乎成了「無底洞」,台灣的財政是不是要「被掏空」?人為刀殂我為魚肉,這恐怕是當前台灣民眾最大的悲哀。 前陣子作家吳淡如一段短音頻在網路上引起熱議,她說她女兒和同學竟然都「不知道」孫中山,因為「去中化」的課綱,已悄悄把中華民國的「歷史」割裂,在此狀況下,蘇貞昌還要出來不務正業「暫充」國民黨的發言人,替「中華民國及國民黨」叫屈,豈不令人認知錯亂?蔡英文在陸委會主委任內曾表示:「未來一中是唯一的選擇」,這與習近平的講法不正是「前後呼應」,何「昨是」而「今非」?不過我想綠營的支持者,恐怕對此不是「一無所知」,就是「選擇性的失憶」,當台北街頭的國慶牌樓,上頭用上TAIWAN  NATIONAL  DAY的字眼,這時還在爭論兩岸誰才是「正統」,還有意義嗎?

(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)